手繪異鄉的風景.jpg

四月一日,天氣晴

從日本來到台灣也快一個月了,工作算得上輕鬆,但心裡還是會掛記著父母,還在正在唸研究所的奈奈子。

父親在我臨出門前告訴我,「到台灣後要認真工作,不要丟我們家的臉!」,母親紅著雙眼,原本想給我一個擁抱的她,

因為被父親瞪了一眼而畏縮回去,只能一再告訴我要好好照顧自己,別讓她擔心。

是奈奈子送我到成田機場的,她帶著一貫的陽光笑容幫著我把滿載的行李推車推到登機櫃台旁,托運完後她告訴我,她一定會認真唸書,等我完成在台灣的工作後回日本,我們就結婚。末了她在我的臉龐印下淺淺的一吻,目送我進入登機門。
 

四月十二日,天氣陰

結束了新竹的組裝部份,我跟著同事們來到一個叫苗栗的城市,一個完完全全跟台北是強烈對照的,恬靜怡人的城市。

在宿舍安頓好後,我照例用生硬的中文跟不流利的英文,詢問台灣同事這裡有沒有什麼獨特的風景。同事熱心地在我的地圖本上用紅筆劃了一個小圈圈,好望角。

 

四月十三日,天氣陰

休假日的最後一天,我騎著借來的腳踏車,奮力地與一段又一段的上坡路段搏鬥!我暗暗在心裡發誓下星期一定要去買一台好一點的腳踏車。

就在這個時候,一台鐵灰色的WISH小心翼翼地經過我,駕駛將車窗搖下,濃眉大眼的台灣大男孩吧?實在看不出來什麼年紀,

他大聲地用中文對我喊了聲,「加油啊!」,我艱難地舉起手回禮,接著他們油門一踏就往上開走了。

好不容易到了好望角,好多好多的風力發電機啊!就在我頭頂呼呼作響!應該不會砸下來吧?我靠在觀景台旁喘了口氣,

還好海景總是讓人心情愉快的。接著我拿出我的素描本,開始把眼前的風景,一筆一筆塗上。

這是我答應奈奈子的,她沒來過台灣,她希望我用我的筆,把我所見的美好都帶回日本給她。

從後面傳來一陣中文交談,我只能勉強聽出什麼天氣不太好,拍照不太適合之類的話,然後兩個男生走到我旁邊,他們看到我在素描,還特意繞從我的後方經過以免打擾到我,真是有禮貌啊。

我認出體型比較壯碩的濃眉男生就是剛剛開車經過幫我喊加油的那位,正巧他拿著相機往我這個方向取景,我對他點了點頭,他也好像認出是我,也微笑回禮。

他用相機,我用素描,兩種不同的方式,卻都是在留住生命中的動人景色。

 

四月十九日,天氣晴

雖然放假了,但我卻待在宿舍,足不出戶。


四月二十一日,天氣陰

接到奈奈子的信已經三天了,我仍然待在宿舍裡,動也不動。而那張被我丟在書桌角落的信紙上,只有簡單幾句話。

「健太,對不起,原來我不是個能夠忍受寂寞的女人,對不起。」

我的素描本就攤開放在信紙旁,一陣風吹過,素描本開始一頁、一頁地翻動,從台北的101,翻到桃園的國際機場,接著是新竹的科學園區,最後,它在苗栗的好望角,一個有很多很多超大型風扇的地方,停了下來。


四月二十二日,天氣,雨……

 

    文章標籤

    相片書 好望角

    全站熱搜

    圍事小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