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zo2NDoiQmx6ZWJxV0R3bURja2lLSlNNRTJ5c3A5TFkxbXFBblJBUzRmZ1VoYTlGNStVWmppNEEzbzVIbjFTeUEwbGdYeSI7.jpg

我試著挪動一下手臂,沒能成功。勉強抬起沉重的眼皮,天花板還是一樣的白色,好多的日光燈把整個房間照成一片慘白。「呼………………」,奇怪,這規律的聲音是打哪兒來的?我轉動已經僵硬的脖子,喔,床邊有台像幫浦的機器,有一條管子從它的頂端伸出,接到我的喉嚨裡……我的喉嚨裡??? 

啊,對了,我插管了。

記得那年我突然連續發了三天的高燒,全身好像在火爐裡烤了三天,父母請來鎮上最高明的醫生,但我昏迷前最後的印象是醫生對著我爸搖了搖頭,而我媽則哭倒在一旁…………從此我的世界只剩下客廳的沙發輪椅,跟病床。只能勉強說出幾個模糊的字詞只能靠嘴角的上揚或下垂表示心情,但至少,我還能流淚。 

我每天都在想,為什麼我的家人們要浪費這麼多時間跟心力照顧我?如果我不在了,我跨過那道發光的白色門檻去跟父母作伴了,那她們就解脫了,不是嗎?但我從來不曾想要結束自己的生命,家人們一回家就圍繞在我的身邊,吱吱喳喳地告訴我最近發生了什麼事,我笑著聆聽,一邊點頭回應,她們的快樂,總能讓我開心好幾天呢。 

有一次照護中心的老師們跟同學們一起做了好多好多小小的風箏,他們把風箏綁在一間叫做白日夢的咖啡店外,一隻接著一隻,好像串著我們的夢想一樣,風一起,就能飛向窗外那片藍藍的天。雖然我不能動,但我看著那些小小的風箏,感覺我的心,是自由的。 

我愛上了那間白日夢,她的名字彷彿是為了我而取的,不是嗎每天只能躺在沙發或是病床上做白日夢的我,多真實又諷刺啊。妹妹們只要一有空就會帶我去白日夢,還會幫我點我最愛的鬆餅跟果汁,能擁有她們,應該是老天爺賜給我最珍貴的禮物了吧?還記得有一次啊……

 

 

「哥哥,哥哥,我們帶你回家了,好不好?」,加護病房裡,妹妹的聲音把我喚回現實,啊,原來我又做白日夢了……

    文章標籤

    相片書 白日夢 風箏

    全站熱搜

    圍事小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