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107950_1746684025419291_7308338096293019648_n.jpg
揹著十幾公斤重的器材,我奮力地爬上沙丘,瞇著眼睛看著海風捲起一陣陣的黃沙向著我襲來。呼...這個連谷哥姐姐都沒辦法準確導航的私房景點終於還是被我找到了吧?半職業性地開始尋找適合的角度跟前後景,運氣真好,今天的雲很美,眼角餘光卻發現了一個半埋在沙堆裡的瓶子,而且瓶子裡好像還有一張信紙啊...。我不可置信地把瓶子從沙堆裡抽出,找了個避風處,將已經泛黃的信紙從瓶子裡拿出來,幾行娟秀但又略覺童稚的筆跡映入眼簾。
“這封信,是從台灣一個叫做南方澳的小小漁港送出的,坦白說,所有的同學都說我這輩子應該不可能收到回信,但未來的事情,又有誰知道呢?如果可以,我希望拾獲這封信的會是個女孩,最好是外國人!嘿嘿,我這個願望會不會太誇張呢?其實只要有人撿到這封信我就十分開心了。如果有人收到這封瓶中信,我希望你(妳)能到南方澳來拜訪我,我會是一個稱職的導遊,能帶你(妳)一覽南方澳這個迷人的小漁港唷!”
文末寫著日期還有署名…“1993.07.30 怡君"
我將信看了一遍又一遍,笑了笑然後把信紙放回瓶子裡,都什麼年代了,還有小朋友在玩瓶中信啊?不過這女孩的名字跟我妹妹一樣,都叫怡君呢,這個難得的巧合讓我珍而重之地把瓶子塞進相機包,接著拿出相機,準備為這位瓶中信的主人,拍幾張海邊的美麗照片,然後再找一天去南方澳拜訪拜訪她吧。

    文章標籤

    瓶中信 觀音草漯沙丘

    全站熱搜

    圍事小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