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候尾班車.jpg

我總是在等待,侯硐站的尾班車。

噢啊~~~~!”,在候車椅上我伸了個長長的懶腰,午後的陽光灑了進來,廣播裡傳來火車進站的訊息。

第一月台即將進站的是,1427分,開往平溪站的電聯車…”

人潮從剪票口湧入這個小小的火車站,幾個小女生對著我衝過來然後尖叫我豎起耳朵專心看著每一個女孩,可惜,沒一個是她。

 

貓咪耶~~~好可愛喔~~~你在等車嗎?”,接著這個摸摸我的頭,那個拍拍我的背,還有人拿出相機對我猛拍。

 

我禮貌性地伸出手撥了幾下她們遞過來的逗貓棒,並且婉拒了放在我面前的貓食,照顧我們的花姨很不喜歡我們亂吃東西,被她看到我就慘囉。

 

~~~這裡還有好多貓咪喔!!!”,胖胖跟小呆正從貓村散步過來,頓時成為這群人新的箭靶。

等車的,還沒等到,是吧?”小白偷偷地從候車椅底下探出頭來。

小白也是很專業的侯硐觀光貓咪之一,靠著一雙又大又圓的無辜眼睛,不曉得騙到多少罐貓飼料了呢。

 

我搖了搖頭,把眼神望向在車站那頭的貓村,在村子中層最左邊的就是花姨的家。

花姨負責照顧她家周圍的二十七隻流浪貓,我也是其中之一。她把所有的貓都取了很通俗的名字,胖胖跟小呆還有小白都是她取的,唯獨我,她叫我,[等車的]

那天下著雨,花姨在候車椅下發現了不小心被忘記的我,她就這麼叫我了。

 

每天每天,起床等花姨點完名,吃過她幫我們準備的早餐之後,我就會晃到車站來,在候車椅上趴下,然後開始等待。

我依稀還記得她的樣子,總是綁著馬尾,笑起來就像溫暖的春天一樣,我最愛她抱著我在院子裡曬太陽了。

 

等車的,尾班車走囉,要回家了嗎?”,花姨在我旁邊坐下,輕搔著我的耳後。我知道你的主人總有一天會回來找你的,

但是天快黑囉,跟花姨回家吃飯了好不?”,回家這兩個字,好像觸動了我什麼,於是我乖乖地跳下椅子,回家了。

    圍事小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